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83章:见家长吧!(1更)

作品:贺总,追妻要趁早!|作者:陆天舒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7-22 16:25:17|下载:贺总,追妻要趁早!TXT下载
  “子悦姐我有点事,晚点朋友过来接我,你先回去,”季思意等单子悦出来了说明了情况。

  单子悦左右瞧了几眼,觉得季思意在京城也没有很熟悉,还是不太放心,“信得过的朋友?”

  季思意明白单子悦的担忧,连说:“是很信得过的人。”

  单子悦狐疑的看着她,“你什么时候在京城有这样的熟人了?”

  “很早了,”季思意有点不太好意思,“子悦姐,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,我明天自己会过去。”

  正要转身的单子悦又猛地转了过来,眯着眼盯住季思意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思意,你是不是……”下意识的单子悦住了嘴,改道,“没什么,就是问问你今天晚上不打算回去了?在外面过夜?”

  “可,可能吧。”

  她和贺绪一直都是同床共枕,虽然没有做越界的事,但两人也确确实实是真的夫妻了。

  说起来,也清水得过分了。

  不知联想到什么,季思意俏脸微红,幸好有一副大眼镜挡住了大半。

  单子悦注视着季思意,张了张唇,还是没再多问,“那你朋友过来接着你了,和我说一声,就在这个地方等?”

  现在京城的天挺冷的,让一个女孩子等在这里,有点儿说不过去吧。

  单子悦对季思意口中的那位朋友有些不太好的印象,“你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风吧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火力旺,这点风没什么,我站在这里他一来就能看到了,”贺绪也有让她在附近店里等着他,但她想在外面等着,让他能一眼就看到自己。

  单子悦微挑了下眉,“那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  单子悦的车子开走了很远,还能在后视镜处看得到远远的一点等在那里,她眉头紧锁,总觉得季思意这个所谓的朋友在季思意的心中占着极大的位置。

  站在原地等待的季思意并没有等多久就看到贺绪的车,不是卡宴,是一辆黑色的奥迪,这种车在四九城里面算是很低调了。

  贺绪带着一身暖意下车,看到站在风中的季思意眉头就是一挑,快步过来,“怎么站在这里?”

  “里面挺热的,站在这里吹吹风。”

  季思意的话让贺绪更是皱眉,突然伸手握住了季思意微凉的手,“上车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季思意用力点头,没看贺绪。

  坐到车里,感觉到一股暖气淌进毛孔里,季思意觉得舒服了些。

  “比赛什么时候。”

  贺绪问。

  季思意老实回答,“明天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贺绪点了点头没多问,季思意也没多说。

  两人这样还真的有些尴尬,季思意半晌后问道,“家里的事都解决了吗?”

  “解决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贺绪直接开进了一处私人的别墅区,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。

  “在京城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吧。”

  打开车门下来的季思意打量着眼前的别墅,和江庭别墅的户型差不多。

  “好。”

  贺绪锁了车,过来握住她的手进屋。

  整栋别墅的房间很多,季思意发现这里有不少的房间都是有人住的。

  因为是半夜进来的原因,家里的佣人并不在。

  “这里……”

  “家里人都会常过来住。”

  贺绪站在她的身边说。

  季思意身子微震,猛地回头看贺绪,眼里有紧张。

  贺绪握紧她的手,眼神深沉,“季思意,我等不到你毕业的时候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季思意眨眼。

  贺绪将她眼镜拿了下来,眼底翻滚着深暗的光芒,“我说我等不及了。”

  季思意看他这样,身体紧绷,“你……”

  “不管怎么样,先见见家里人,”贺绪将她拉到怀里说。

  季思意眨了眨眼。

  贺绪深邃的眼仍盯着她,“你觉得如何。”

  季思意低下了脑袋,“好。”

  “他们会喜欢你的,”贺绪捧着小妻子的脑袋,亲吻了下她的头发。

  季思意还是有些紧张。

  贺家是什么家庭,她怎么会不知道。

  季思意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贺绪,“学长,你……”

  “你的东西已经拿了部分过来,”贺绪放开她上楼。

  季思意跟着后面上去。

  *

  翌日。

  季思意早早出门,由贺绪亲自送过去。

  比赛中心。

  单子悦和文哲已经等在那里了,看到一辆车子驶了进来。

  从车里下来一个年轻俊美男人,瞬间看愣了单子悦和文哲。

  单子悦知道贺绪的身份,脱口就道,“贺总?”

  贺绪朝单子悦微微点了头,然后打开了车门让季思意下来。

  两人一下子看到季思意,眼目大睁。

  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?

  “思意,你……”单子悦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季思意说的那些话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。

  所以昨天晚上季思意是陪着贺绪在外面过夜?

  单子悦只觉得眼前恍惚,震惊得没了反应。

  季思意知道和贺绪过来肯定会引起重度关注,贺绪坚持要送,季思意也没有拒绝,此时看到单子悦这吃了好几个鸡蛋的震惊样子,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  文哲更不用说,就僵愣在那里,视线一直停在季思意和贺绪的身上。

  贺绪大大方方的上来,对单子悦道:“她就交给你照顾了。”

  冷淡的语气,真挚的拜托。

  这就像是将自家媳妇交给别人的架势,单子悦觉得有雷在脑袋上劈。

  她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带什么?

  “学长,”季思意叫住要转身离开的贺绪,“你路上小心。”

  贺绪冰凉的眸子有了温度,高修如竹的身形往前一动,抱住她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,“晚点过来接你,不要太拼命了,也别受伤。”

  后一句落下,贺绪的眸子瞬间像是浸入了冰水里。

  季思意愣了那么一下,脸孔微红,“我知道。”

  贺绪满意的松开她,吸睛的身形从眼前消失,清冽的气息久久不熄。

  季思意站在原地,望着车子驶开的方向。

  “思意,你……你们……”纵然单子悦再怎么稳重,此时也没有办法保持振定了。

  “我们在一起,”这一刻,季思意坦然的承认了,笑道,“很久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单子悦按了按眉心,深吸着一口又一口的凉气。

  文哲眯着眼一步一步移过来,“这个人是……”

  “贺氏集团的总裁,”季思意说出来的这一刻,觉得身心舒畅了不少。

  文哲的表情那瞬间复杂了起来,“贺氏集团的总裁,真是年轻有为。”

  低头看他自己的腿,文哲一脸黯然。

  季思意微笑着点头,对于别人夸贺绪,表示很高兴。

  单子悦拍了拍被震懵掉的脑袋,“思意你是认真的吗?那样的人,你真的可以……把持得住吗?”

  驾驭那种男人,是需要实力吧。

  季思意在打的方面确实是无敌的实力,可在其他的方面,季思意简直就不是那些公子哥的对手。

  贺绪的名声虽好,可真正在人品如何,又对季思意抱着什么目的,谁又能知道?

  “学长对我很好,”季思意说,“子悦姐,我们该进去了。”

  单子悦才想起正事来,也顾不得再震惊季思意和贺绪的事,带着她匆匆进去。

  文哲是观众,不能走特殊通道,中途分开去了观众席。

  各方的选手都到了,此时他们的人也在室内听从教练的安排和赛前说话。

  单子悦带着季思意进来,室内的人瞬间朝着她们看了过来。

  教练见过了季思意,并不陌生。

  “你们来了。”

  队员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早就在那之前就对季思意好奇了。

  昨天晚上的聚会她们今天参赛的人并没有去,而是在酒店里休息。

  所以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季思意,这就是那个传闻中要替她们打主力的女生?

  穿着跆拳道服的女队员们盯着季思意上上下下打量着,看着她并不像是能打的。

  听说还不需要露脸,也不知道她打哪里来的人物。

  这种打破规矩的人物,真是第一回见。

  季思意面对众人的异样目光,并没有任何的不适。

  “季思意,你过来,”教练将季思意叫到跟前,向所有的队员介绍,“这就是季思意,你们都互相认识一下,接下来的比赛规矩我和你重新说一下,你需要的东西也准备好了。我们已经获得了外协的批准,允许你的特殊情况。”

  对外,他们只说季思意的脸部被烧伤得很厉害,不能见风,更是避免细菌的感染等等。

  还给季思意弄了一份病历,前前后后全是正规的。

  所以季思意要戴的面具有些特殊,像硅胶的那种柔软度,戴在脸上能遮颜,又不会很难受。

  就是热天戴着一整天也没有问题。

  季思意表示没有问题,后面她会一直戴着那张东西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队员们知道季思意不会以真面目示人,都皱了眉。

  她这是不愿意拿功了。

  那这个女人来干什么?

  季思意自然是注意到了大家看自己的眼神不同,但她并没有在意。

  试戴了一下面具,从通道走了出去,在外面长长的走廊方向,碰到了H国的一行队员,为首的一人用H国的语言挑衅的朝着她们开口说了一句,视线很直接的放在季思意的身上。

  “她们在说什么?”听不懂对方语言的人皱眉问另一个人。

  站在季思意身边的女队员愤怒的翻译,“她们在讽刺我们是不是找了外援,还是个不能见人的,都是我们自己人,管得太宽了。”

  说着,她就用H国的语言怼了回去,表情很冷。

  对方听了她的话,脸色也是一变,再次肆无忌惮的看向季思意,仍旧是那副挑衅的作态。

  “方锂,她们说什么,”之前的那个翻译就叫方锂,看上去是这些队员里的头头,熟懂H国的语言,挑衅的那个H国女队员是方锂的对头,上一次方锂就是大败在她的手上。

  此时正得意的对方锂进行人身攻击,很是嚣张。

  赛前两方的人马碰上,站在走廊的位置互怼着,其他国家的队员就站在一边看着热闹,谁也没有掺和。

  季思意整了整自己的跆拳道服,慢悠悠的开口,“如果你们H国能把拿嘴怼人怼赢的气势放在比赛台上取胜,我会更佩服你们。”

  季思意说的是H国的语言,一时间热闹的走廊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对方笑了下,“原来你会说我们的语言,我很期待你在台上的表现,希望最后我们能够站在台上来一场较量。”

  季思意漠然道:“希望你能撑得到最后一场比赛。”

  说完,错过她的身边朝着外边走,站在季思意身后的队员们一愣,反应过来赶紧跟着一起出去。

  H国的队员死死盯着季思意,都觉得季思意给她们的感觉有些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