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80章 女校的情书(第二更)

作品: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|作者:雨后不带刀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8-24 01:41:55|下载: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TXT下载
  岛国学校换鞋处的鞋柜是不上锁的,至少大部分学校的学校不提供可以扣锁的装置,有的干脆连挡板都没有,就是一排排和抽屉一样垒成两面墙。

  所以那种在鞋柜中塞情书塞巧克力的环节,对大部分的岛国学生来说——是不可能发生的!

  因为丑,所以不可能发生。

  大部分人的颜值都在一个合理区间内,没有极丑也没有极帅,在没有一个好的皮囊前提下,也没有异性想要去了解你有多么美好的内在、感人的过去、金子般的心灵。

  但像是美夕和真依这般长相,鞋柜里被塞情书什么就很常见,要是再碰见什么便态的追求者,鞋柜中就不知道要放些奇奇怪怪的恶心东西了。

  “是有追求者给你放的情书吗?”歌原美夕好奇激动的看着佐田真依从鞋柜中拿出一封书信,这样的事情在初中的时候也发生过。

  有时是她的鞋柜中有情书,有时是真依的鞋柜中有情书,有时更甚两人的情书都来自同一个人。

  “不对,这里是女校啊!”

  但转而一想,她们这里可是女校,全校所有人都是女生!

  女生给女生送情书?

  不太对吧。

  歌原美夕的想法一出现,整个人变得更加兴奋了。

  情况不妙,情况不妙啊。

  可真依的表情不对啊,虽然以前也嫌弃各种各样的情书,但表情也不会如此不爽。

  美夕好奇的伸起脖颈,但仅是在上面扫了几眼,美夕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  【早く死ね本当に嫌い早くいなくなって!切実です。】

  书信上明目张胆的写着各种各样的咒骂字句,既有岛国文字,也有华国、拉丁文、埃及圣书体、非洲部落文字,虽然看不懂其他文字的意思,但从第一条的岛国语句上也能看出,整个书信都是诅咒的话语。

  在书信的缝隙中,还夹着几缕黑色的长发,女人对自己头发的粗细和光泽十分敏感,佐田一眼就看出这些头发的原主是自己。

  用头发下诅咒,很常见的吓唬人方式,幸好她没有脱发,不然估计会被人收集起来做成针扎小人。

  佐田真依蹙了蹙眉毛,浑不在意的将书信一折收了起来。

  脸上的表情也只是一瞬变化,接着又恢复了正常,仿佛根本不是诅咒信,只是普普通通的情书罢了。

  “啊,这个东西我认识,是网络上流传的诅咒文格式,据说是菅原道真所写,带有千年来积攒下来的怨毒。”

  “很灵验的,网上有人专门尝试过,还组建了同好会,汇报使用诅咒后的战绩,差不多、可能、也许,已经杀了十多人了!”

  “只要将字符写在上面,再加上诅咒者的姓名,以及她的毛发,再让其亲眼看见诅咒信,就能生效!”

  歌原美夕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一直很上心。

  “这可是菅原道真的诅咒啊。”

  菅原道真是岛国第一怨灵,论起排名还在平将门之上。

  平将门的叛乱只是很简单的便被地方豪族平定,而哪怕是平将门叛乱成功了,最多也就是又一个壬申之乱——在地方豪族的帮助下,皇室族亲大海人皇子替代了当政的大友天皇。

  但菅原道真就不同了,是岛国版被冤死的晁错。冤死后据说怨魂不散,吓死了错杀自己的天皇,用雷劈死了陷害自己的文官大臣,而震慑于威吓,岛国朝廷给菅原道真平反,追封,修建神庙,用香火供奉,比如文京区的汤岛天满宫。

  而如果从汤岛天满宫向南再步行个一公里,就是专门的孔庙……不过说来汤岛天满宫本身就是岛国最大的孔庙,只是后来顺应政治需求,才让菅原道真在地位上压过了孔夫子一头。

  岛国人本就对这些迷信深信不疑,接着超凡的春风,再搭上菅原道真的名头,这种诅咒可是太受欢迎了。

  不光是小女生之间,这种诅咒在明枪暗箭密布的职场中更受欢迎,二把手巴不得一把手死,同时巴不得竞争对手意外身亡。

  而在家庭中,也有妻子诅咒自己的老公早点去死,这样作为遗孀的他们就能提前领到丈夫的退休金,过上金钱自由的生活。

  “是谁要害你,用这种诅咒也太恶毒了吧。”

  歌原美夕瞪着可爱的眼睛看向周围,换鞋处的每个女生都列入了她的怀疑对象。

  要是歌原美夕是个前红色帝国的克格勃,效率肯定奇高无比,再多的监狱都能被她填满。

  “要是被我找出来,一定要检举给老师。”

  报告老师是歌原美夕能想出来最恶毒的方法。

  看到写着恶毒诅咒的书信,歌原美夕义愤填膺之余,心中似乎也压下了些许的酸意,原来不是给真依的情书。

  不是情书就好,不是情书就好。

  “无聊。”

  佐田真依从柜中取出鞋,眼神都无多少变化。

  “不用在意,只是小恶作剧。”

  这些诅咒的东西还不至于扰乱佐田真依的心,一直和恐怖的老妖怪生活在一起,这件事都能心安理得的接受,还有什么能扰乱她的心思。

  而别说是这些高中生的恶作剧了,就是真的恶鬼出现在面前也不害怕,家中可是有着货真价实的神灵,任何妖魔鬼怪碰到还不速速束手就擒。

  想来也不过是学校中其他女生无聊的举动,不过应该不是为了‘争风吃醋’,要是在女校中还能争风吃醋,事情就不对劲了。

  那就是学习问题?是第二名这个败犬在嫉妒自己?不,那个书呆子做不出嫉妒的事,或者说是有其他的冲突。

  反正不管是何种恶意,一开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予理睬,如果事态升级直接让学校出面。

  佐田从不惮于用最坏的思路去考虑别人的心思,要不是遇见了水野,她早就被恶意吃干抹净了。

  两名少女步行几步,登上前往竹之冢的电车。

  今天,水野也是在期末考试吧。

  那种大妖怪的考试不用担心,人类为之殚精竭虑的考试,对大妖怪来说也就是体验乏味的人生。

  站在店外揉了揉脸,佐田真依正准备走进居酒屋,眼角处瞥到了大妖怪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