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你甘心吗?

作品: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|作者:叶恨水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13 14:17:39|下载: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TXT下载
  “晓梦,嫁给我吧,我会给你幸福的。”

  方正一身笔挺的西服,头发也是梳的一丝不苟,搭配上他那张抛进人群能让人眉眼一亮的俊俏五官。

  此时,他正单膝而跪,满脸虔诚,眼眸里写满了真诚。

  看起来,倒是真有几分痴情的模样。

  前提是忽略他单膝跪着的前方,那一脸羞答答的少女。

  或者说……

  幼女?

  扎着俏皮的高马尾,圆圆的脸蛋带着些婴儿肥,看来可爱无比。

  至多十二三岁,不能再大了。

  而事实上……

  流晓梦,就读于界林市一中初二重点班,确切无比的十三岁粉嫩萝莉!

  “想让我嫁给你是么?”

  流晓梦笑眯眯的问道。

  方正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你有房吗?”

  方正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他脸上神色瞬间尴尬起来,“租的算不?还是三室一厅呢。”

  “有存款吗?”

  方正笑容开始变的勉强,“我爸妈一辈子的血汗钱,算吗?”

  “啃老么,也不是不行,你有这脸皮,我自然也不介意……那你有车吗?”

  方正额头上开始浮现豆大汗珠,“电动车算不算?”

  流晓梦笑容变的危险起来,“难道说你要让我们的孩子在风雨交加的大冬天夜晚得了重病,然后我们一家三口骑着你那头破电驴去看病吗?”

  “为什么我的孩子就非得在风雨交加的大冬天的夜晚得重病呢?!”

  方正压不住了,气愤起身,脸上浮现怒色,气道:“你搞什么,好好的求婚,你怎么净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?”

  “该我说你搞什么才对。”

  流晓梦倒是淡定的很,无奈叹道:“有出息的人在什么时代都是有出息,没出息的人在什么地方都没出息……事实已经证明,你就是个没出息的,到现在还租着房子骑着电驴,每个月还得父母补贴才能还上房租,你怎么就好意思跟人姑娘表白呢?你是有多恨人家,非得把人家拖进泥坑里?还是说你向你的房东告白,其实是打着想成为包租公好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念头?”

  她摆出戒备姿态,警告道:“你想都别想,这些房子是我的,我小姑已经说了,这栋楼以后会由我继承,你……没份!”

  “果然拿你来练手就是个失误。”

  方正板着脸,站起了身子,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,说道:“算了,我就不该求你帮忙……你压根就是想看我的笑话而已。”

  流晓梦振振有词,“被我看笑话总比被外人看笑话强吧!我多拒绝你几次,这样你也能有心理准备,这样被我小姑拒绝的时候,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,我说的不对么?”

  “对,你说的都对……”

  方正苦笑。

  不对么,她说的还真对。

  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执意强求,能有什么好结果?

  要知道从一百年前开始。

  灵气复苏,异能大火,随之而来的武道昌盛!

  短短一百年的变化,却比过去五千年的变化还要来的更为剧烈激荡!

  先是人类豢养的动物们因为灵气过于充盈而异变成为强大的异兽,疯狂的袭击人类,新时代的降临又导致人类所有的化学公式尽都失效,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全部失去了功能,人类猝不及防之下,死伤无数。

 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,异兽的问题还没解决,因为灵气实在太过浓郁,竟然连一方位面都无法容纳,生生撑出了复数的异次元裂缝……

  不同于人类的种族降临了!

  人类将其命名为荒人!

  没有人不觊觎这无比浓郁精纯的灵气,好像只是呼吸一口就能凭空增添几天的寿命一样。

  荒人也是一样……

  还没来得及休养生息的人类不得不再度爆发战争!

  打异兽,打荒人!

  抽闲还要内斗一下……

  毕竟人类的劣根性摆在这里。

  接连不断的战争,加上大威力武器的失效。

  导致武者的地位无限度的拔高。

  人人都以成为武者而自傲,人人都为成为武者而奋斗!

  而方正曾经的初中同学兼同桌流苏,就是一位极其优秀的武者,年纪轻轻,便已经成就武师之身!

  她所取得的成就,是寻常人一生都无法向背的!

  至于方正,就平庸的多了。

  纵然有着穿越前三十年的人生经验,他到底还是没能搭上灵气复苏这一乘风而起的帆船!

  武道没天赋,异能没觉醒,活到现在,还是个普通人。

  全民九年义务教育,每一年都会由武道局派人对每一位学员进行精神和体质方面的侦测,待得确定某一位学员有习武的天赋或者异能觉醒的天赋之后,便会立即邀请其转入专司修炼武道或异能的学院里进行培养。

  可偏偏,方正这穿越而来的人,没有习武的天赋也就罢了,连异能也无法觉醒,他有时候都纳闷,他穿越的意义到底何在?

  看着有点落寞的方正,流晓梦无奈的蹲坐在了他的身边,很社会的拍着他的肩膀,叹道:“我其实挺不明白的,你怎么会喜欢我小姑呢?小姑虽然长的挺漂亮,可现在这个世道,灵气浓郁,大家都是吃充满灵气的瓜果时蔬,又时常被灵气冲刷身体,体内没有多余的杂质,基本上没什么丑人了……我小姑又不喜欢蓄长发,也没什么女人味儿,性格又强势,还老是喜欢在每回开家长会之后回来揍我,而且还懒,她袜子和内~裤都是我给她洗的,还不给工资,简直就是在压榨童工……啊啊啊气死了。”

  她越说越气,忍不住抓狂的揪起了自己的头发。

  转头恶狠狠的瞪向了方正,声音里带上了杀气,“就她那恶劣的性格,恐怕就算她真的接受你了,你们以后亲热,她也得在上面才行……你就甘愿一辈子被压~在下面?你甘心吗?”

  方正面无表情,“作为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儿,你知道太多了。”

  “其实,我真的觉得你挺年轻的,如果是因为大龄愁娶,完全没必要那么急着找对象。”

  流晓梦儿不以为然的撇了方正一眼,挪开了头,含糊嘟囔道:“大不了再过个四五年的,再找女朋友也不迟嘛,现在三十岁的老男人可金贵了,找个十七八的,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嘛……而且吧,我虽然还有几年才能成年,但就算我是个小女孩儿,也已经能感觉出来了,你跟我小姑他们两个,好像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样,我是真不明白你为啥喜欢她……”

  方正幽幽的叹了口气,心道我要知道就好了。

  不过我这也算不错了,穿越之后,父母双全,衣食无忧,能让自己惆怅的也就只是感情这档子事情了。

  比起那些刚刚穿越就被人追杀,或者干脆处在生死危急关头的穿越者……

  我这简直不要太幸福,好么?

  “等等,我懂了!”

  流晓梦突然一个鲤鱼打挺,仿佛一条死鱼一样扑腾了好几次,最后才算是站直了身子。

  她双腿岔开,左手扶腰,仿佛柯南一样右手定定的指着方正,一脸的真相只有一个,说道:“我明白了,你们是初中同学,说白了,其实就是小时候懵懂的初恋,长大后又遇到了,心弦微动,误以为是命运或者上苍的锤炼之类的……”

  “是垂怜。”

  方正纠正,他听出了流晓梦的语音不太对劲儿。

  “就是锤炼!”

  流晓梦斩钉截铁道:“这是上苍对你的锤炼,初恋都是失败的,你还妄想成功不成?既然这样,与其让它在懵懂无知中结束,倒不如轰轰烈烈的干掉它,没错,方正,像个男人一样去勇敢的表白吧。”

  “啥?!”

  方正震惊的看着流晓梦,“你这是什么脑回路?!”

  “就是这个脑回路啊!”

  流晓梦解释道:“就是这么个理儿了,因为没开始过,所以你才会一直耿耿于怀,这样的话就抓紧时间告白吧……表白然后被拒绝,这样你也就能死心,再好好休息个几年来养伤,就能投入到新的感情中了,到时候也许还有更好的等你呢,这样吧,我个人出资赞助你几朵玫瑰,你再买一身好看点的行头,告白嘛,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,就算明知是失败,咱们也得郑重点儿,快快快,咱们上街去,我得给你长长眼才行,不然依着你那低俗的审美,没有我,你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。”

  方正瞪大了眼睛,看着小姑娘有一出是一出的飞快跑到了玄关,片刻之后,她又飞快的跑了回来。

  手里还提着他的鞋子。

  他无语道:“这么急着让我跟你的小姑求爱,你是多愁她嫁不出去?!”

  “我是在愁你啊傻孢子,你这样一直没个结果,到时候耽误的可是你的青春!”

  流晓梦恨铁不成钢的揪着方正,推着他往门外走去。

  催促道:“快点快点,小姑可是说了,这段时间外面不怎么太平,似乎是因为咱们夏亚帝国这段时间的灵气太浓郁,很可能会诞生新的异次元裂缝,因为不确定位置,她不让我晚上出去乱跑的,咱们再不快点,天可就黑了!”

  “好好好,走就是了,你别拉啊。”

  方正颓废的叹了口气。

  他不知道这小丫头在想些什么,但想来,小女孩儿正是对情情爱爱感兴趣的时候,自己这活热闹在面前,她会感兴趣再正常不过。

  不过笑话归笑话,仔细想想,她有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  比如说……

  确实,也该有个结局了。

  十几年的感情,到了现在……已经习惯大于倾慕了吧?

  这也可算是一个契机。

  成或不成,就看明天吧。

  就算失败,我也好投入下一段感情,从此收心过普通日子,不再奢望别的。

  也许等百年之后,我爹妈归天,到时候也算是我另一种意义上的献祭了爹妈,正式成为父母双亡的穿越者,也许那时候仍然能觉醒金手指呢?

  “好啦,鞋我自己穿,你不用这么殷勤的吧?”

  方正抱怨了一句,态度却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抗拒了。

  看方正如此上道,流晓梦开心的笑了起来,等他穿好衣服,挽着他的胳膊,很开心的拉着他往外走去。

  只是那俏皮的眼角却闪着狡黠的光芒,显然,她也是在打着独属于自己的小九九。

  买衣服、做头发、买鲜花……

  一下午的忙碌。

  一个月的收入直接告空。

  方正和流晓梦,带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。

  全新的行头,从头到脚,全部焕然一新,再搭配上方正那可算帅气的面容……看起来,倒是真有那么几分人模狗样的姿态。

  书桌前还摆上了十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,在浓郁的灵气熏陶下,花瓣都带着淡淡的氤氲,散发着让人心神为之一沁的香气。

  流晓梦很不放心的又嘱咐了方正几句,这才带着几分依依不舍的,离开了房间。

  方正一个人躺在床上,嗅着那动人而又陌生的花香。

  骤然安静下来的氛围,却让他的心头浮现复杂思绪。

  晓梦那丫头古灵精怪,明显是在看自己的笑话,但其实她的话未尝没有几分道理。

  十年前,流苏应该是对自己有些微好感的,只是那时候男女之前的情愫都朦胧的好似虚无,只是偶尔眼神的对视,都能够让心头涌起蜜意。

  如果不是突然检测出了异能天赋,如果不是她的突然转走。

  也许他或者她会向对方告白,两人会有一段恋情,根据实际情况来看,也许不会很长久,会在初中或者高中就选择分手。

  但这会成为一段美好的记忆,哪怕日后自己结婚生子,也会在心头偶尔怀念起那青涩而又动人的初恋,虽有遗憾,却不后悔。

  而现在的情形……就像晓梦说的那样,因为没结束过,多年之后相遇,她又变的这么优秀,所以自己多少有着几分不甘。

  嗯,明天再订一间西餐厅,到时候正式的向她表示一下我的好感吧。

  就和相亲一样,都是成年人了,就算拒绝……也还可以做朋友嘛。

  最起码,努力过,不要给自己留有遗憾。

  想着,方正感觉心头仿佛有一团火在灼热的燃烧着,让他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。

  起床喝了一大口水。

  重新躺下,深深的吸了口气,感觉着那从喉咙凉到肺的舒适感……

  动人的花香,混杂着灵气,方正永远都吸不够。

  现在的人类大部分生来便处在这个环境,所以察觉不到异样,但方正前世里吸了三十多年的雾霾,如今处在这么一个灵气充裕的所在。

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!

  只是呼吸,他都有一种满足的感觉。

  只是是错觉么?

  怎么感觉今天的灵气这么狂躁,而且,好像比平日里浓郁了好多。

  是因为鲜花的缘故么?

  方正也未曾在意,就那么沉沉睡去了。

  昏沉中,他却未曾注意到……那本来正自娇艳欲滴的玫瑰,如红琥珀般动人的花瓣,逐渐沾染上了晶莹的雨露。

  那是灵气过于浓郁,所凝结出的实体。

  空气中的灵气浓度,已经远远超过了平日里的程度!